一個月前的霍寒蕭,打死也想不到自己會問出這麼矯情可笑的問題。

一個三十歲「高齡」的大老爺們問一個二十歲的小丫頭喜不喜歡自己,害不害臊?

beeldhouwennijmegen.nl不過,他想知道答案。

葉悠悠被禁錮在那一雙強壯的臂膀之間,呼吸略微粗重,眼神像一隻驚慌的小鹿,眸子睜大,不知所措地看著身上的男人。雙唇凌亂,竟發不出一點兒聲音。

她壓根沒想過,霍寒蕭會問自己這樣的問題。

他,不像是會這麼問的人。

一個算計她懷孕,強留她在身邊的男人,應該是雷厲風行,為所欲為的,又怎麼會在意她的想法?

征服欲?

這是葉悠悠唯一能想到的理由。

「回答我。」等不到答案,霍寒蕭有些煩躁,捏起她的下巴催促,目光愈深。

「你……你都幾歲了,還問這種問題。」葉悠悠瓮聲瓮氣。

她在逃避?

霍寒蕭自動地將這個回答當作否認。

心中一沉。

他身邊的女人,都是一張張趨炎附勢的漂亮面孔,連欲擒故縱都不曾有過,而她……她是壓根連擒都沒想過擒他。

她把他當什麼?

「呵,你只是為了救你弟弟,才委身於我。對么?包括和我親吻擁抱,讓我吻遍你全身,也只是一種委曲求全。」霍寒蕭不知自己的想法為何如此極端。

明明昨天,還能感覺到她對他的抵觸正在一點點消融,甚至是喜歡他的,現在卻推翻了這一切,認定她是在隱忍。

葉悠悠被他問住。

她沒有想過這麼多。

一開始是的,被他逼入絕境時,她曾瘋狂討厭他。可是這些日子,有些情緒似乎在變化……她自己也不確定了。

「我……」

剛張柔唇,即被霍寒蕭打斷。

「我知道了,不用親口說出來。」霍寒蕭的稜角頓時就冷了,冷得像葉悠悠第一次見她那般,冷漠得將自己封閉起來。

這一對比才發現,後來的相處,即便他依然是冷傲的,瞳孔卻始終有一絲溫度。

她心裡不知是心疼還是怎麼的,亂糟糟的。

「霍……」

霍寒蕭抽身,靠在座椅上,神色之中帶著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。明明近在咫尺,卻彷彿隔著一座冰山。

「不用解釋,我還不至於對你弟弟做什麼。」鼻腔哼聲,「至少我還沒渣到那份上。」

可他誤會了,葉悠悠一點也沒往那方面聯想。

明明想解釋,可是一對上他冰冷的側臉,再多的話都沒有了勇氣,全堵在喉嚨口。

「那……我先走了……」遲疑地看了他兩眼,葉悠悠小心翼翼地推門下車,關門時都格外輕。

而霍寒蕭,始終是那一副冰冷的面孔。

嘴角,勾起一抹自嘲的冷笑,「矯情。」

賓利抵達機場后。

「回去看著她,別讓霍家的人有機會接近她。」霍寒蕭旋即走進了機場。

「是,boss。」方特助畢恭畢敬目送,直到身影消失。

Boss對葉小姐的感情,越來越深了。再厲害的男人,陷入感情也會讓自己處在一個被動的地位吧。

這條情路還很坎坷。

……

霍家。

「三少已經將葉悠悠送回公司,暗中派人盯著。」

聽完保鏢的回報,霍齊峰冷笑,雪茄抽得更凶了,「他對那女人還真保護得緊。那女人也是命硬,景家小子拿命救她。」

對面,翹著腿的霍寒風盡顯不羈之態,眉宇間絲毫不掩幸災樂禍,猖狂邪魅,「我都不禁好奇,是怎樣一個有魅力的女人。」

「一個窮酸的死丫頭而已。」霍齊峰不屑地說。論容貌氣質,跟風敏比差遠了。

「爸,你看老三對她愛得痴纏,倒不如成全他們,你不正好想抱孫子么?」霍寒風故意調侃。

「放屁!只有敏敏有資格替我們霍家繼承香火,絕對不是一個窮酸丫頭。這次算她命大,但來日方長,我就不信捏不死她。」霍齊峰眼裡劃過一抹狠辣。他腳下又何嘗不是白骨成堆,雙手沾滿了鮮血?弄死一個丫頭,不是什麼難事兒。

霍寒風喝下一杯威士忌,起身,「您慢慢抽,我還有事兒,不聽你牢騷了。」

「臭小子,你去哪?」

霍寒風頓步,旋身,狂妄得似笑非笑,「去會會未來的弟媳。」

「你想幹什麼?」

「站住!」

「你特么別亂了我的計劃!」

「畜生!」霍齊峰氣得心臟疼。一個一個的,都不讓他省心,把他氣死了好分家產是吧?

「老劉,拿葯。」

……

葉悠悠到了公司,陳安安一直衝她笑得愛昧。

葉悠悠一開始不想理,但都給她笑出雞皮疙瘩來了,「你別這麼笑好不好?好變太啊。」

「嘖嘖,我這不是變太的笑容,我這是檸檬精的笑容。看不出總裁那麼冷酷的人,在床上,嗯哼,也是只狂野的野獸吶。連一個生病的人都不放過,節制點嘛。」

「小聲點。」葉悠悠生怕被人聽見。

「霸總對外人冷漠,但是對自己的喜歡的女人,恨不得三天三夜不讓她下床。言情小說過分真實了哈!」

葉悠悠好氣又好笑,「少看點小言,說不定能早日擺脫母胎單身。」

「我覺得單身挺好啊,逍遙自在。當然有霸總追我,我也是不會拒絕的。」

兩人正推搡著嬉鬧,琳琳走過來,目光在葉悠悠臉上停了兩秒,「談戀愛了?」

「沒有。」葉悠悠一陣緊張。

「拜託,我又不是瞎子。」琳琳指了指自己的唇。

葉悠悠一窘。那男人,偏要咬嘴唇,故意的吧?

「你男朋友夠野的呀。」

「可不呢。」陳安安附和,「外表冰山,內心火海。」

「你見過?悠悠,你這就不夠仗義了吧?什麼時候也帶出來大家瞧瞧。」

「有機會的。」葉悠悠忙轉移話題,「找我有事么?」

「哦,上面剛派下來一個別墅內裝的單子,指名要你負責。還挺急的,讓你下午早點過去看環境。」

葉悠悠皺眉,有兩個疑問。

「對方是誰?為什麼指名要我?」她又沒什麼名氣。

「公司不是承接工裝嗎?什麼時候也接家裝了?」

即便是別墅內裝,對霍氏來說也只是一個小項目,通常是不接的。

「別問我,我也不知道,或許你近期比較有名吧。也說不定是哪個公司領導的親戚什麼的,去了就知道了。」

陳安安激動道:「大別墅耶,沒準是個王子呢。」

葉悠悠好笑地睨她一眼,「哪來那麼多王子?我看是野獸吧。」

If you have any issues about wherever and also tips on how to make use of 白洛被這個傻大個逗笑了,你說不打就不打了? – 我的怪物書庫, 一看就知道是坐台小姐。 – 閱讀者的懺悔錄 it is possible to call us with the web-page.

Залишити відповідь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Назва *
E-mail *
Сайт